<track id="f6v6j"></track>

  • 兩會(huì )宣布,未來(lái)5年的三大改革!

   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3/3/14,瀏覽人次:1659

    兩會(huì )宣布,未來(lái)5年的三大改革!

    來(lái)源:柏年說(shuō)政經(jīng)公眾號


    “國內生產(chǎn)總值增長(cháng)5%左右”——這是2023年《政府工作報告》對中國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的展望。


    “5%左右”這個(gè)數字,說(shuō)高也不高、說(shuō)低也不低。


    說(shuō)它不高,是因為這是有史以來(lái),中國政府制定的低gDP增長(cháng)目標。按照字面意思,其實(shí)gDP終增長(cháng)4.8、4.9,也符合國家預期。


    1.png


    說(shuō)它不低,是因為想要實(shí)現這個(gè)目標,依然有難度。


    過(guò)去3年,中國出口年均增長(cháng)12.8%,是推動(dòng)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的大動(dòng)力。然而受?chē)H經(jīng)濟形勢影響,2023年前兩個(gè)月,中國出口同比下滑6.8%。


    出口引擎已經(jīng)熄火,另一支柱產(chǎn)業(yè)房地產(chǎn)業(yè)則繼續疲軟。2023年1-2月,30大中城市商品房成交面積,同比下滑13.7%。


    而國家和社會(huì )期待“疫情后消費復蘇”,卻在居民謹慎的情緒下,一直不溫不火。2023年2月CPi增速1.0%,創(chuàng )1年來(lái)新低。


    與此同時(shí),今年我們還要面臨多達1158萬(wàn)高校畢業(yè)生群體的就業(yè)壓力。


    中國經(jīng)濟,急需一個(gè)破局方法。


    而這一次的兩會(huì ),正是為未來(lái)5年中國經(jīng)濟的破局,指明了三個(gè)方向。


    中國經(jīng)濟的三重難關(guān)


    目前中國經(jīng)濟正在面臨三重壓力:


    第一重壓力,來(lái)自于外需下行。


    根據1月海關(guān)數據以及海外訂單量顯示,今年以來(lái),歐洲對中國的訂單減少了50%,北美減少了40%。


    2.png


    外需下行,既有國際經(jīng)濟衰退的原因,也中美沖突的因素。


    就在3月份,光刻機大國荷蘭在美國的威壓下宣布,中斷對華高端半導體制造設備的出售。而半導體及電子元器件,正是中國出口的第一大商品。


    因此,今年《政府工作報告》罕見(jiàn)且直白地表示,“外部環(huán)境更趨復雜嚴峻和不確定”、“外部打壓遏制不斷上升”。


    作為弦外之音,這幾句話(huà)的矛頭自然指向美國。


    出口,作為拉動(dòng)經(jīng)濟“三駕馬車(chē)”之一,在就業(yè)方面扮演著(zhù)重要的角色。


    有相關(guān)機構預計,2023年中國出口將下跌8%,這一增速將會(huì )拖累gDP超過(guò)1.6個(gè)百分點(diǎn),直接導致300萬(wàn)人就業(yè)出現問(wèn)題,形勢十分嚴峻。


    3.png


    除了出口之外,拖累中國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的另一大因素是美聯(lián)儲持續加息,可能引發(fā)國內的金融風(fēng)險。


    在兩會(huì )召開(kāi)前夕,美聯(lián)儲在3月3號發(fā)布半年度《貨幣政策報告》。


    《報告》認為,美聯(lián)儲當前緊迫的任務(wù)是降低通貨膨脹,并認為持續加息會(huì )是合適之舉。


    我們都知道,2022年美聯(lián)儲已經(jīng)累計加息了7次,瘋狂加息了425個(gè)基點(diǎn),帶來(lái)了全球美元大退潮。


    然而,加息卻并沒(méi)有顯著(zhù)地降低美國通貨膨脹率。


    根據美國勞工部2月份發(fā)布的報告稱(chēng),美國年化通貨膨脹率在去年年底短暫降到5%后,今年年初又上升到6.4%。


    這一數字,依舊遠高于美聯(lián)儲所稱(chēng)的2%的政策目標,所以美聯(lián)儲在2023年可能還會(huì )激進(jìn)加息。


    4.png


    對我國而言,美國加息不僅會(huì )導致資本外流、人民幣貶值的問(wèn)題。


    更可能會(huì )為中國相對脆弱的金融體系,帶來(lái)風(fēng)險。


    2022年,我們看到房地產(chǎn)企業(yè)爛尾樓問(wèn)題、河南村鎮銀行事件相繼發(fā)酵。今年以來(lái),云南、貴州等地則曝出城投平臺債務(wù)償還困難。


    這都提醒著(zhù)我們,金融風(fēng)險如影隨形。


    像房地產(chǎn)、城投債這樣的金融問(wèn)題,即使普通人并不直接參與其中,一旦系統性暴雷,商業(yè)銀行因此巨虧甚至破產(chǎn),我們的銀行存款也可能化為烏有,


    到那個(gè)時(shí)候,這就不單是一個(gè)經(jīng)濟、金融的問(wèn)題,而是會(huì )危及社會(huì )穩定。


    中國經(jīng)濟的第三個(gè)難關(guān),是疫情之后民眾信心普遍不足,不敢消費。


    在今年的《政府工作報告》中,國家提出工作的首要內容,就是在疫情之后“著(zhù)力擴大國內需求”,而消費則是內需的重中之重。


    但是我們普通人都能感覺(jué)到,3年疫情期間,很多人就業(yè)不穩定,中低階層民眾收入缺乏保障,導致大家都是緊握鈔票、不敢消費;


    而沒(méi)有消費,何談經(jīng)濟復蘇。


    所以今年報告還特別指出,要多渠道增加城鄉居民收入。


    但是這并不容易,柏年在之前的視頻中提到過(guò),國家需要從兩方面入手:


    一是政府多投資、刺激經(jīng)濟發(fā)展、提供就業(yè)崗位。收入增長(cháng)了,人們自然就會(huì )消費;二是提高社會(huì )保障水平,有社保兜底,人們沒(méi)了后顧之憂(yōu),才敢于去消費。


    但是這兩個(gè)方法,都需要政府真金白銀的財政支出,而政府現在缺的恰恰就是資金。


    5.png

    消費者信心指數

    所以總的來(lái)看,咱們國家當前面臨的三個(gè)難題,一個(gè)比一個(gè)棘手。其中:


    外需下行,背后是中美沖突;


    金融風(fēng)險,背后是美元加息;


    消費疲軟,背后是信心不振;


    那么,今年兩會(huì )就解決這些問(wèn)題,分別提出了哪些舉措?


    “兩會(huì )”提出的三大舉措


    正所謂“兵馬未動(dòng)糧草先行”,政府要干一件大事前,必定先做好相關(guān)的人事準備。


    所以想要判斷出這一屆領(lǐng)導班子,在未來(lái)5年的改革方向,就需要先觀(guān)察政府的人事改革。


    重點(diǎn)分別有三個(gè):


    首先是科學(xué)技術(shù)部重組,意味著(zhù)我們要在更高層面,用更大力度動(dòng)用“舉國體制”,打贏(yíng)中美科技博弈。


    2018年中興、華為被制裁,讓我們意識到了高端科技的重要性。在當時(shí),我們就進(jìn)行過(guò)一次科技部改組,計劃通過(guò)加強科技部的行政權力,推進(jìn)中國科技事業(yè)發(fā)展。


    如今5年過(guò)去了,中國科技取得了許多成果,但也有不盡如人意的地方。例如半導體產(chǎn)業(yè)“卡脖子”的現狀始終沒(méi)有改變,而留給我們和平發(fā)展的時(shí)間越來(lái)越少。


    所以這一次科技部再次被重組,意味著(zhù)高層對過(guò)去5年的科技進(jìn)步速度,至少是不夠滿(mǎn)意的。


    此次科技部重組,涉及“加”、“減”兩個(gè)方面。


    “加”的方面,主要是新設立中央科技委員會(huì )。預計委員會(huì )統帥會(huì )由頂層的“國級”領(lǐng)導擔任,而不是過(guò)去的“部級”領(lǐng)導。


    統帥的領(lǐng)導層級提升了,意味著(zhù)國家將會(huì )向科技事業(yè)傾斜更多資源。


    66.jpg


    而“減”的部分,則是將原有的科技部職責,分散給其他部門(mén)。


    例如各個(gè)行業(yè)的科技發(fā)展規劃,不再由科技部制定,而是分散給農業(yè)農村部、發(fā)改委、工信部等部門(mén)。


    所以這次改革以后,科技部就不再是中國科技業(yè)界的領(lǐng)頭人,而更像是中央科技委員會(huì )下屬的綜合辦公室,負責協(xié)調各個(gè)部委。


    而這也就意味著(zhù),科技進(jìn)步不再是一個(gè)部門(mén)的事,而是中央所有部門(mén)的責任,其重要意義不言自明。


    人事改革的第二個(gè)重點(diǎn),是改革金融監管體制,全方位嚴管金融風(fēng)險。


    國家在原有銀保監會(huì )的基礎上,成立金融監督管理總局,同時(shí)將央行、證監會(huì )、地方金融監管機構消費者保護的權責,統一并入金管局。


    在過(guò)去,中國金融監管存在“多頭監管、多龍治水”的問(wèn)題。例如商業(yè)銀行,既要聽(tīng)央行的話(huà)、又要聽(tīng)銀保監會(huì )的話(huà)。


    而去年的河南村鎮銀行事件,卻又因為“多頭監管”,找不到直接的責任人。


    與此同時(shí),金融業(yè)還存在“三不管”問(wèn)題。例如2018年暴雷的P2P,當初就處于“三不管”地帶,造成了野蠻生長(cháng)的亂象。


    此外地方金融監管,還存在“既是裁判員,又是運動(dòng)員”的問(wèn)題。


    很多地方金融辦,既要負責小貸、擔保等7類(lèi)金融公司、4類(lèi)金融機構的監管責任,又要鼓勵當地金融業(yè)發(fā)展,權責十分矛盾。


    所以這一次金融監管改革,正是對已有的“金融監管亂象”做出回應。


    改革之后,國家金融業(yè)監管體系,將從過(guò)去的“一行兩會(huì )”轉變?yōu)椤?strong style="max-width: 100%;">一行一局一會(huì )”。


    國家金融監管總局,統一承擔金融消費者保護的責任,同時(shí)向地方派出監督機構;


    中國人民銀行更加注重貨幣政策的執行,證監會(huì )繼續聚焦于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監管。


    同時(shí),地方金融監管機構不再外掛金融工作局、金融辦等牌子,不再負責地方金融發(fā)展。


    這樣一來(lái),各個(gè)機構的監管范圍就清晰了。


    誰(shuí)家的孩子誰(shuí)抱走,以后萬(wàn)一出了事,也可以直接找到監管責任機構,這樣有助于加強各個(gè)監管機構的責任感。


    改革的第三個(gè)重點(diǎn),是中央和地方政府進(jìn)行更大力度的“縮編瘦身”,為民生、基建支出節約資金。


    在疫情的影響下,近年來(lái)很多地方政府稅收下降,同時(shí)房地產(chǎn)行業(yè)持續衰退,也讓土地財政難以為繼。


    但與此同時(shí),政府又面臨著(zhù)穩經(jīng)濟、保就業(yè)的責任,不可能縮減民生、基建類(lèi)的支出。


    所以只能倒逼改革,縮減編制,打破“鐵飯碗”。


    這一回,中央機構帶頭縮減5%編制,就是給全國做出表率。


    而在東北、山西等經(jīng)濟較弱的地區,去年開(kāi)始就陸續傳出當地政府“縮編改革”的新聞。


    等到新一屆領(lǐng)導班子上任后,全國范圍內的政府改革大幕將會(huì )正式拉開(kāi)。特別是那些經(jīng)濟弱、財政差的地區,“鐵飯碗”可能會(huì )被率先打破。


    普通人如何抓住政策紅利?


    以上是今年兩會(huì )給出的,這一屆政府的三大改革方向。那作為普通人,我們該如何抓住改革紅利呢?


    在這里,柏年給大家提三個(gè)建議:


    短期來(lái)看,疫情后除了關(guān)注餐飲旅游等服務(wù)業(yè)領(lǐng)域復蘇,還可以關(guān)注新能源、汽車(chē)、家電家居等行業(yè)機會(huì )。


    因為《政府工作報告》里已經(jīng)明確強調,要“把恢復和擴大消費擺在優(yōu)先位置”,“政府投資和政策激勵,要有效帶動(dòng)全社會(huì )投資”。


    所以,不排除政府會(huì )像08年金融危機后出臺的“家電下鄉”政策一樣,會(huì )為汽車(chē)、家電等大型消費品等給予豐厚補貼。


    實(shí)施上,湖北等地政府為當地汽車(chē)銷(xiāo)售提供慷慨補貼,已經(jīng)引起了全社會(huì )熱議。


    如果你是消費者的話(huà),可以抓住今年政府補貼消費的紅利期。


    而長(cháng)期來(lái)看,無(wú)論是投資還是就業(yè),都要重點(diǎn)關(guān)注高科技行業(yè)。


    這一次“中央科技委員會(huì )”的設立,意味著(zhù)國家充分意識到,科技進(jìn)步、產(chǎn)業(yè)升級已經(jīng)成為跨越世界經(jīng)濟周期、破局中美修昔底德陷阱,推進(jìn)國家現代化的重要國策。


    未來(lái)5年,從中央到地方,從發(fā)改到工信的各個(gè)部門(mén),都要將科技創(chuàng )新擺在首要位置。


    所以對于普通人而言,無(wú)論是年輕人就業(yè)、還是中年人投資,未來(lái)都應該優(yōu)選新興科技行業(yè)。


    每年工信部都會(huì )公布國家級“專(zhuān)精特新”小巨人企業(yè)名單,上榜之后,這些企業(yè)大都會(huì )獲得各種政策優(yōu)惠,以及直接的財政補貼,大家不妨重點(diǎn)關(guān)注。


    7.png


    同時(shí)對于更廣大的普通人來(lái)說(shuō),打工、做生意、買(mǎi)房選擇城市時(shí),也應該去科技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達的城市,分享發(fā)展紅利。


    北上廣深自然不必多說(shuō),一些二線(xiàn)城市像武漢、長(cháng)沙、無(wú)錫等,也經(jīng)常出現在城市科技創(chuàng )新排行榜前十,未來(lái)這些城市的發(fā)展不會(huì )差。


    第三,金融、商科、文科類(lèi)工作的紅利時(shí)代已經(jīng)結束。


    2000年以來(lái),伴隨著(zhù)中國入世與房地產(chǎn)和金融業(yè)的大發(fā)展,金融、商科類(lèi)工作紅極一時(shí)。


    這兩年,考公的紅火又帶火了“漢語(yǔ)言文學(xué)”等文科類(lèi)崗位。


    但是隨著(zhù)“金融嚴監管”與“政府縮編改革”的到來(lái),相關(guān)行業(yè)的紅利期事實(shí)已經(jīng)宣告結束?,F在加入這些行業(yè),雖不能說(shuō)是“49年入國軍”,但發(fā)展空間大概率會(huì )低于你的預期。


    后柏年還想說(shuō),今年是新領(lǐng)導班子的第一年,也是未來(lái)5年政府戰略布局的關(guān)鍵一年。


    兩會(huì )開(kāi)完后,新官上任三把火,國家的戰略機器將會(huì )全速運轉起來(lái)。而我們普通人應該從兩會(huì )信號中,早一點(diǎn)察覺(jué)政府的改革方向,與國家同向而行。


    只有這樣才能享受紅利,撬動(dòng)人生的大杠桿。


    人生通常都是選擇大于努力,作為普通人的你我,更應該要順勢而為。

    久久一,九九黄色网,中文字幕在线一区二区在线,亚洲精品乱码久久久久久蜜桃图片

    <track id="f6v6j"></track>